新强时时彩开奖号:韓絳

時間:2017-07-12   閱讀:次

重庆时时彩开奖到几点 www.uztydn.com.cn 韓絳是北宋時代的宰相,字子華,開封雍丘(今河南杞縣)人,韓億第三子。歷戶部判官,擢右正言、知制誥,遷龍圖閣直學士、翰林學士、御史中丞。韓絳這一生可謂是創奇的一生啊,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這位韓絳嗎?

韓絳簡介——北宋時代的宰相

韓絳簡介——北宋時代的宰相

韓絳人簡介

韓絳(1012~1088),字子華,開封雍丘(今河南杞縣)人,韓億第三子。生于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卒于哲宗元祐三年(1088)。

宋仁宗(1023-1063)慶歷二年(1042年)高中進士甲科第三名探花(榜眼是王珪,第四名是王安石),除太子中允、通判陳州。歷戶部判官,擢右正言、知制誥,遷龍圖閣直學士、翰林學士、御史中丞。嘉祐中,歷知慶州、成都府、開封府。為三司使。英宗即位,遷給事中。治平二年(1065)權知開封府(《開封府題名記碑》)。神宗即位,拜樞密副使。熙寧三年(1070),拜參知政事,罷知鄧州,徙許州、大名府。元豐元年(1078),知定州。六年,知河南府。哲宗即位,改鎮江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封康國公。元祐二年(1087),以司空、檢校太尉致仕。三年卒,年七十七。謚“獻肅”。


歷史上韓絳生平政績

韓絳(1012~1088),字子華,祖籍真定府靈壽(今屬河北?。?,其祖父“游學過河,遂不北還”,曾居住在開封郊縣雍丘(治今杞縣)。其父親韓億在北宋真宗、仁宗兩朝累任地方和中央要職,官至參知政事,并在許州(神宗后改稱潁昌府,郡名潁川)長社縣(治今許昌)買地安家,修筑墳塋,其后代遂稱潁川人。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韓絳即出生在長社。[①]

韓億進士及第之前,韓家是一個普通的家庭。自韓億之后,其子孫人才輩出,他們以好學、忠孝、為官富于才干而知名,晉身顯宦或成為知名學者,“門族之盛,為天下冠。在朝廷評其德,在士大夫語其學,在公卿之后論其世,咸多韓氏”。[②]潁川韓氏遂與呂蒙正家族的河南呂氏齊名,成為兩宋知名大家族。

韓絳為韓億第三子,他的青少年時代,生逢真宗、仁宗之間,這時,北宋建國已半個多世紀,由于太宗、真宗一貫奉行因循守舊、清靜無為的治國方略,任用官員務求老成持重,加上北部、西北部遼、夏政權對北宋的軍事威脅,國內階級矛盾日益尖銳,有識之士開始不滿現狀,要求革弊圖強的呼聲日益高漲。慶歷以后,宋廷先后推行了范仲淹主持的“慶歷新政”和王安石領導的“熙寧變法”,韓絳的仕宦生涯正處在慶歷新政失敗后改革與守舊斗爭的歷史洪流中。他為官從政以忠直無私、剛毅任重、臨事果敢、積極有為而著名。但是,和熙豐新政的其他骨干力量一樣,韓絳沒有文集傳世,這阻礙了后世對這一重要人物的研究,不利于對這一時期歷史面貌深入全面的了解。本文借助韓絳的傳記和墓志銘等有限資料,力圖較為全面地展現他的生平事跡,并揭示他在熙豐政治變革中的地位。

一、北宋建國以后重視文治,特別重用科舉考試選拔出來的知識型文官,恩蔭入仕者難得高升。因此,當時一些學有所成的官宦子弟,往往在恩蔭入仕之后,再參加科舉考試,以便獲得進士出身,韓絳就是如此。韓絳早年曾因父親的官蔭補官,并遷至大理評事,慶歷二年(1042),他又參加了科舉考試,并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績,與他同榜進士及第的還有王安石、王珪、呂公著、韓縝、蘇頌等北宋中后期顯赫一時的著名大臣。

作為進士高科,韓絳初次出官,被任命為陳州(治今河南淮陽縣)通判,任滿后召試學士院,改任同知太常禮院,繼任開封府推官。推官的一個重要職責是協助知府辦理訴訟案件?;視傭輳?050),京城開封有個醫生的兒子叫冷清,自稱他母親曾在宮中做事,出宮后生了他,意思是他是皇子。當時,宋仁宗已40歲,尚無子嗣,冷清的言論傳得滿城風雨,開封府逮捕了冷清,但事涉宮禁隱密,開封府的官員不敢對他嚴加懲治,準備把他送到外州。此事與皇位繼承及政局穩定關系很大,韓絳認為應該認真追查,否則,冷清在外地還會繼續造謠惑眾。在韓絳堅持下,朝廷派人查明了真相,冷清是他母親出宮數年生罷一個女兒以后所生,冷清被依法懲治,此事的妥善處理使韓絳聲名遠揚。隨后,韓絳被任命為三司戶部判官,成為最高財政機構的重要官員之一。

皇佑三年(1051)八月,江南地區發生了嚴重的自然災害,朝廷選派幾名大臣前去安撫,韓絳被臨時任命為江南東西路體量安撫使。這次出使過程中,韓絳認真體察民情,干了十幾件減輕百姓負擔、懲惡揚善的好事。如改革衙前役法;打破大地主對水利設施的壟斷,使周圍中下民戶共同受益;處分貪暴不法的地方官員,獎勵政績顯著者等等,深得民心?;鼐┮院?,韓絳被升為右正言、赴諫院供職,成為彈糾皇帝及百官違失的言諫官。

慶歷年間,宋仁宗雖然曾在國家危急時不得已重用范仲淹進行了“慶歷新政”,但是,新政實施僅一年多就失敗了,宋仁宗依然喜歡任用老成持重、不思改革進取的高官。韓絳已經以勇于有為知名于世,所以,宋仁宗在任命他為諫官時,特意告戒韓絳:你是我親自提拔的,今后彈劾國事,雖然不能姑息遷就,但也不可過于激切,“當存朝廷大體,要令可行”,免得讓人說我拒諫。[③]但是,韓絳并沒有聽從這一勸告,在諫官任上,他恪盡職守,不畏權勢,曾抵制了宋仁宗重用宦官王守忠的旨意,劾罷了涉嫌指使殺人的當朝宰相和開封府知府。后來,宋仁宗又準備起用被劾罷的這兩名官員,韓絳認為不可,由于所言未被采用,韓絳遂多次上疏,堅決請求辭去諫官?;視游迥輳?053)十一月,韓絳改任糾察在京刑獄,并同判太常寺兼禮儀事。后通過館閣召試,擢任知制誥,晉升為皇帝身邊的侍從要職,他曾建議減少宦官人數,并與蔡襄等大臣一起討論役法改革。

正常情況下,宋代的官員往往內外交替任職。至和二年(1055)五月,韓絳出知孟州,幾個月后,又被召還,改任判吏部流內銓,職掌繁難的中下層文官考核銓選事宜。次年夏,黃河決口,河北水災泛濫,韓絳被任命為河北體量安撫使,他彈罷了倡議開挖六塔河,治水失當,禍國害民,但受宰相袒護的李仲昌。其間,曾被任命為龍圖閣直學士、出知瀛州,在歐陽修等大臣強烈要求下,被繼續留在京城任職。

河北檢災回京不久,韓絳被召拜翰林學士兼群牧使。嘉祐四年(1059)三月,遷右諫議大夫、拜為御史中丞,執掌最高監察權。在御史臺擔任長官期間,韓絳與諫官陳旭等一起,參與修改茶葉專賣法,“其所經制,一時便之”。他勸戒宋仁宗放出后宮過多的宮女236名。他堅持執法“當自貴近始”,先后彈罷了因緣私情、舉官不當者十人。嘉祐五年(1060)五月,最終因彈奏宰相富弼用人不當,事涉宮禁,而請求辭職。先后出知蔡州(治今河南汝南)、慶州(治今甘肅慶陽)、成都府。在外任職的五、六年間,韓絳仍然恪盡職責,所至有績效。例如在成都府時,留心鹽的專賣等,以便給予貧民實惠;嚴禁邊境砍伐林木,以減少沿邊地區的民族沖突;籌集資金責令僧寺埋葬“戍兵、貧民之死者”等等。“諸所興建,今皆行之”。[④]

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七月,遷尚書戶部侍郎、權知開封府,僅十天,又改任權三司使,執掌全國財政大權。在三司使任內,他按條例辦事,“中旨橫恩,一切固執弗下”,堅決堵絕宦官額外希求恩賞。[⑤]

治平四年正月,在位不到四年的宋英宗病死,宋神宗趙頊即位。按當時的慣例,皇帝死了要花費巨額資金修筑皇陵,新皇帝即位要大赦天下,賞賜文武百官及諸軍將校。而從宋仁宗朝開始,由于冗官、冗兵造成的冗費,已使國家財力不濟,除皇帝控制的內庫之外,三司的財政收支幾度出現赤字,不得不向內庫借錢。因此,在神宗即位之初,作為三司長官的韓絳實事求是地向新皇帝陳述了當時“內外公私,財費不贍,再頒優賞,府藏虛散”的嚴峻現實,指出:“方今至要,莫先財用。財用者,生民之命,為國之本,散之甚易,聚之實難。財用不足,生民無以為命,國非其國也。”他建議裁損對百官及將校的賞給,并在修建英宗皇陵時盡量節儉。[⑥]在新皇帝即位之初,直言不諱地提出如此重大的現實問題,無疑是需要很大勇氣的,這也是韓絳忠直無私、果敢有為的體現。

當年六月,韓絳又結合自己曾經出使江南、河北及在陜西、四川任地方官的真實體會,向皇帝奏陳當時實施的差役法的危害,“周訪害農之弊,無甚于差役之法”。當時,差役法按家產的多少讓農戶輪充衙前等役,其結果是農戶家家不敢添丁,不敢增殖田產,甚至父親自縊以便兒子免役,或強迫年邁的祖母改嫁,以便降低戶等,躲避差役,這對農業生產的發展極為有害。當時,有識之士如司馬光等等,都先后上疏批評差役法。在韓絳的陳請下,神宗詔令中外官員討論差役法的利害,并陳述改革意見,展開了對于役法改革的大討論,形成了役法必須改革的共視,只是如何改革尚未議定,后來王安石變法時變差役為雇役法,就是因此而起,可以說,韓絳是當時役法改革的主要倡導者和推動者。[⑦]后來,王安石也說:“今言役事,乃絳本議”。[⑧]同年九月,三朝元老韓琦罷相,宋神宗請韓琦推薦可任執政的人,韓絳是韓琦舉薦的唯一的人。結合韓絳的言行,宋神宗當天就拜韓絳為樞密副使,成為最高軍政副長官。

二、熙寧二年(1069)二月,宋神宗拜當時聲望很高的翰林學士、工部侍郎兼侍講王安石為參知政事,作為副宰相,領導規模宏大、影響深遠的變法改革運動,史稱熙寧變法。史載:“初,安石與韓、呂二家兄弟韓絳、韓維與呂公著友,三人皆游揚之。名始盛。”[⑨]作為科舉同時及第的“同年”,王安石與韓、呂兩個官僚大家族的領袖人物關系密切,這是一種政治資本。王安石升任翰林學士時,有韓絳的推薦之功,可以說在朝中任職時間較長,家族勢力影響更大、地位較高的韓絳、韓縝兄弟,在為自己的同年王安石提高聲譽、提拔重用方面發揮有重要作用。

變法之初,在王安石要求下,成立了“制置三司條例司”,作為制定新法的決策機構,由中書門下和樞密院各選一人主持工作,副宰相參知政事王安石和知樞密院事陳升之首領之。王安石與韓絳對于改革有頗多相同的看法,《宋史》卷三一五《韓絳》傳稱:“安石每奏事,[絳]必曰:臣見安石所陳非一,皆至當之言,可用。”所以,熙寧二年十一月二日,當陳升之拜為丞相兼任制置三司條例司時,韓絳便以樞密副使兼任同制置三司條例,成為與王安石密切合作的、變法組織的重要領導者之一。當年十二月,條例司就奏上了免役新法,繼續征求意見、展開討論;同時對三司的簿歷展開調查,并派官編寫了《三司歲計》及《南郊式》、《三司簿歷》等。[⑩]

次年四月,因為參與變法態度積極,韓絳被宋神宗和王安石欣賞,又以樞密副使兼任參知政事,仍兼制置三司條例司,五月,制置三司條例司罷歸宰相府??梢運?,韓絳在該機構存在的大部分時間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當時,宰相曾公亮、陳升之在青苗法等改革措施出臺以后,均與王安石議論不合,長期請病假在家,不按時上朝理政。熙寧三年二月,當宋神宗堅持任用全面反對新法的司馬光為樞密副使時,韓絳雖曾極力稱贊司馬光,但是,最終還是站到了王安石一邊,“徐以安石所言為然”,反對重用司馬光。[11]韓絳始終堅定地推動改革,五月,他與王安石共同商議,甚至避開樞密使文彥博,創置審官西院,改革武官選任與管理體制,把原來由樞密院承擔的任免、考核大使臣等60余項日常事務,交給審官西院,目的是使大使臣的任用管理更合理,而樞密院得以專門致力于軍政大事。[12]同時,針對存在已久的軍隊中嚴重的空額等問題,改革派采取了并省軍營、裁汰老弱等,旨在增強軍隊戰斗力的整頓措施。韓絳還參與制定了宗室出官法案,以便減少國家支出。當時反對新法的人很多,而韓絳和呂惠卿是王安石最得力的支持者,反對派因此把韓絳指為王安石的“死黨”。

正在朝廷大張旗鼓地推行新法時,西北沿邊地區宋、夏之間產生了磨擦。熙寧三年(1070年)九月,由于慶州(治今甘肅慶陽)知州劉復圭輕舉妄動,鄰國西夏大舉攻宋,慶州境內軍民死傷嚴重。在此危急時刻,韓絳與王安石爭著前往邊疆處理邊防事務。由于韓絳仍保留著樞密副使職務,又堅持說新法事業離不開王安石。所以,宋神宗同意韓絳出任陜西路宣撫使。

熙寧三年十月,韓絳從京城開封出發,他推舉朝中大臣直舍人院呂大防、李清臣等作為高參與自己同行。神宗一改宋初以來皇帝直接干預前線指揮方針的做法,給予韓絳任官用將、軍機戰略等方面以很大獨立權。于是,韓絳派邊將種諤攻破西夏的撫寧、開元等寨,修筑啰兀等城。諸將伺機攻討,取得了十七次戰斗的勝利,殺獲、招降以千萬計,以至于西夏在沿邊一二百里之中不敢住人,他們“雖時出兵馬,弱勢已露”,[14]這是宋真宗朝以來宋夏關系史上少有的宋方處于主動地位的局面。

當年九月、十月,曾公亮和陳升之先后罷任宰相。十二月丁卯,尚在邊疆的韓絳和朝中的王安石同時被拜為宰相,韓絳排名在王安石之上。后來,由于西夏奪回撫寧堡寨,慶州將官指揮不當引起了慶州駐軍的變亂,反對同西夏繼續作戰的大臣把兵變的責任歸咎于宣撫司。熙寧四年(1071)三月,韓絳主動承擔責任,請求處分,被罷相,以本官吏部侍郎、出知鄧州。此次拜相四個月,韓絳一直在西北。宋軍在朝廷指令下撤兵,邊事雖罷,但宋軍這次對西夏的反擊,導致西夏數年不敢攻宋,而是主動請求與宋講和。[15]

熙寧五年(1072)四月,60歲的韓絳連上十章,堅請提前退休,均被宋神宗否決。為了讓他照顧家屬,經王安石說情,宋神宗特許韓絳回家鄉任職,即知許州。這在宋代是很難得的榮譽,因為宋代任用地方官有嚴格的鄉貫回避制,一般不擔任家鄉的地方官員。韓絳受此任命,不敢辭讓。次年二月,又以觀文殿大學士,移鎮北京大名府(今屬河北)。

這時,以王安石為首的變法派陸續出臺一系列新法,有些地方官懷疑觀望,或者不努力貫徹執行,甚至拒不執行,有些則為了邀功請賞,而操之過急,于是,新法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對,加之天旱成災,宋神宗也意志動搖,對新法始有疑慮。熙寧七年(1074)四月,王安石堅請罷相,被改任為知江寧府(治今江蘇南京)。按當時的慣例,宰相離任,可以保舉能替代自己的官員,稱舉官自代,王安石離開朝廷前推薦了韓絳。王安石罷相的同一天,宋神宗再度拜韓絳為宰相,并拜呂惠卿為參知政事輔佐之,接替王安石,繼續推行新法,充分顯示了宋神宗和王安石對韓絳支持新法立場的信任。

再次拜相以后,韓絳準備大力整頓財政,當年十月,他設立三司會計司,自己親自掛帥任提舉官,在三司使章惇的配合下,對全國每年的戶口、賦稅、工商稅收等的收入數量及其支出情況進行比較,即“以天下戶口、人丁、稅賦及場務、坑冶、河渡、房園之類祖額、年課,及一路錢谷出入之數,去其重復注籍,歲比較增虧及其廢置錢物、羨余、橫費等數”,以便比較財賦“出入之數”,有無相通,量入制出,并以此考察各級官員的任職績效,使宰相府明白全國基本的財政運行狀況。[16]但是,他的計劃很難推行,特別是他與參知政事呂惠卿政見往往不一致,因此,他自己多次請求罷相,而極力請求宋神宗起用王安石。(風水)


韓絳的詩詞總匯

《跋文正公手書伯夷頌墨蹟》

年代: 宋 作者: 韓絳

高賢忠義古今同,手筆遺編法甚工。

寶軸傳家當不朽,追杯余思凜生風。

《奉酬宋君見詒之作》

年代: 宋 作者: 韓絳

非才衰晚玷恩榮,假節西來鎮錦城。

遠慕文翁興舊學,竊希何武見諸生。

銀袍冉冉朝先圣,玉樹森森識眾英。

傳道喜將師席正,尚稱官閥禮為輕。


上一篇:富弼

下一篇:吳充